Web3 顛覆「傳統媒體」 靠的可能是這塊「鏡子」

Web3 顛覆「傳統媒體」 靠的可能是這塊「鏡子」
2022年06月24日 14:08 市場資訊

  當每一篇文章,都可以變成 NFT。

  在互聯網歷史中,幾乎每次技術變革都需要一個新的‘輿論場’,來普及新技術和新思想。從早期的 BBS、到門戶網站的聊天室,再到視頻的‘彈幕’,莫不如此。

  推特和 Telegram 可以說是 Web3 從業者的‘信息根據地’,但一個成立不到兩年的平臺,Mirror,正在成為 Web3 新的‘內容中心’。無數區塊鏈大 V、從業者和愛好者,聚集到 Mirror 上,發布大量關于 Web3 的內容。

  第一位入駐的中文寫作者 K.Erica 形容,Mirror 在 Web2 和 Web3 的理念之間取得了‘微妙的平衡’。的確,只要擁有區塊鏈錢包并登入,一個有 Web2 產品使用經驗的人,差不多就知道怎么用 Mirror 了。它看起來像一個非常原始的內容發布平臺。發布體驗不好,會有老用戶分享經驗,先用 Medium 的編輯器編輯,再一鍵導入,體驗更順滑。

  當你循著‘肌肉記憶’去找點贊、留言、瀏覽量的時候,又發現這些都沒有,取而代之的是 Collect(收集,類似于收藏,但是每次都要花一點點以太幣,因此也很像‘打賞’)、眾籌。‘如果我想發起眾籌,是去 Juicebox,還是去 Mirror 呢?’兩個 Mirror 用戶都告訴我:沒那么重要。因為,無論發在哪里,你都要自己去推廣,去‘吆喝’。

文章底部的 Collet 界面文章底部的 Collet 界面

  這個問題背后的思維定勢是:在 Web2 的平臺里,發布任何一個內容,我都會思索一下‘平臺的玩法’。也許這個內容風格更容易被 A 平臺而非 B 平臺的用戶(可能更重要的是推薦算法)所喜歡。當人們說,Juicebox 和 Mirror 沒有什么區別,是指在關鍵功能上,這兩者都讓募資者和支持者以低成本建立信任。你發起一個項目,設定資金,支持者用注入以太幣以表示支持,并且這樣的關系被刻在區塊鏈上,公開透明,關系由不可篡改的代碼鑄成。

  但還是會有所區別。如果你是一位內容創作者或者藝術家,想為一部電影,未來的一篇小說、專欄發起眾籌,明顯 Mirror 更友好。

  Mirror 團隊公開表達過自己的雄心:用加密技術提供的工具,為創作者賦權,重新定義在線出版(publishing online)。

  從 Twitter 到 Mirror:

  Web3 的原生內容平臺

  Twitter 一直是 Web3 信息的重要集散地,Mirror 最初的影響也在 Twitter 的大 V 間流傳。

  像知乎、Clubhouse 這樣的 Web2 產品在早期采用邀請制來建立‘種子用戶’和‘口碑’。2021 年 3 月初,Mirror 在 Twitter 上以一場‘寫作比賽’開始了這個過程:只有投票選出的勝出者才能夠成為 Mirror 的用戶。

  這個比賽本身也是一個代幣游戲,代幣意味著權利和身份。Mirror 將代幣$WRITE 發行兩類人:早期成員/用戶,以及申請到參賽資格進入 waitlist 的成員。擁有代幣意味著投票權,已入駐人的擁有 1 個代幣,waitlist 成員擁有 0.1 個代幣。

  這代表著不同的投票權重。每周一輪的寫作比賽中,前十名會獲得 1 個 $WRITE。燃燒掉(即消耗掉)這個代幣,就獲得了入駐 Mirror 的資格,也成為 Mirror DAO(去中心化組織)的成員。Mirror DAO 成員對于公共事務擁有投票決議權。

  創始團隊認為‘What is Mirror?=Who‘s on Mirror?’(Mirror 是什么=誰在 Mirror 上)通過比賽,Mirror 創始團隊和希望入駐 Mirror 的人定義了最初的內容。

  作為第一個入駐的中文寫作者,K.Erica 勝出是身后一群人的意愿。她是東亞開發者組織 Rhizome DAO 和鏈上電競團隊 GuildW 的創辦人。在業余時間,她與幾位伙伴共同成立了 DAppChaser,向人們介紹 Web3 領域的去中心化應用。比賽的投票時間是北京時間的凌晨 3、4 點。一群核心讀者半夜定鬧鐘起床投票,堅持了 7、8 周,最終讓她在比賽中勝出并入選。

  Mirror 首先是一個去中心化的內容發布平臺。用戶發布在 Mirror 上的內容,存儲于 ARWAVE 鏈上(一個具有新型數據結構的區塊鏈存儲平臺),即使 Mirror 這個產品消失,用戶依舊擁有自己的內容。不過目前因為成本,只有文字信息存儲于鏈上,像圖像、動畫等多媒體內容依舊存儲于中心化的處理器中。

  文章發布后會有‘Arweave 交易 ID’、‘貢獻者以太坊地址’和‘內容摘要’三個信息出現

  7 個月后,Mirror 取消了比賽,向所有人開放注冊,更多人開始在 Mirror 上發表內容。分發$WRITE 代幣的方式也隨之改變。由 Mirror DAO 成員挑選內容成為‘好文聚焦’,入選者將獲得 1 枚$WRITE。

  退休的程序員郭宇也是這一時期開始使用 Mirror。他曾是字節跳動資深技術專家,兩年前選擇退休,旅居日本。不過 2022 年,他開始了關于 Web3 的創業間隔年,并發起了 Checks Finance 和 CodeforDAO 兩個項目。在使用 Mirror 之前,他在閱讀關于 Web3 領域的信息時便發現很多都來自這里。順其自然,他也開始 Mirror 上發表關于 Web3 的文章。讓他入選‘好文聚焦’的是一篇科幻小說。他也將此稱為‘在 Web3 上的一場寫作實驗’。這場‘寫作實驗’使用了 Mirror 提供的 NFT 功能。

  他的小說《永不消逝的哈希》是一系列小說中的第一篇,當他在 Mirror 發表,并鑄成 NFT,讀者便可以‘collect’這枚 NFT。也就是用任意金額的以太幣(0.01ETH 及以上)進行‘購買’。以這種方式,一個人‘標記’了自己與這篇作品,以及寫作者的關系。

  在整個小說系列的寫作過程中,‘collect’將持續發生。郭宇也設置了另外的規則:當小說完成,他將以這部作品集所有 NFT 銷售額的 25% 作為空投,按比例發送給所有貢獻者。他還設置了 10 份‘大獎’——10 個錢包地址將平分銷售額的 5%。

  郭宇告訴我,他在旅行期間得知自己的作品入選,才知道‘好文精選’這個活動。他燃燒得到的$WRITE 幣,獲得了在 Mirror 的子域名,并成為 Mirror DAO 成員。

  目前,基于第一篇小說開啟的寫作實驗已經‘賣’出了 4.76 個 ETH(ETH 即以太幣,目前 1 ETH 匯率約為 7700 CNY,小說發表的 2022年1月,匯率約為 24000 CNY)。‘在這個實驗中,NFT 既是一種身份標識,也是收藏品和可兌付資產。’他在 Mirror 上寫道。

  可組合‘玩法’:

  NFT、眾籌、分叉

  正如郭宇的寫作實驗,Mirror 希望通過提供的功能,讓創作者建立新的生產關系。Writing NFT 功能,能夠將整篇文章內容變成 NFT。創作者在最初就擁有版權,并基于此獲得經濟支持。

  最近一次功能升級,大大降低了圍繞內容形成生產關系的門檻。一個普通的用戶在發布文章的時候,可以選擇將文章免費鑄成 Writing NFT。打賞的默認最低額度是 0.01 Optimistic ETH。Optimisim 是以太坊的二層擴展方案。這個方案在鏈下運行計算,能夠將以太坊 gas 費用降低 10,000% 或更多,并將吞吐量提高 200 倍,解決了以太坊上交易速度慢、gas 費高的問題。對于 Mirror 而言,如何支持人們高頻率打賞、眾籌是技術層必須要考慮的問題。

  從陸續推出的功能來看,Mirror 不僅僅想做‘內容發布平臺’,也為 Web3 世界的種種活動提供基礎工具。可以將這里理解成 Web3 行為發生的‘市場’。如它的標語‘Creat and connect your world on Web3’(創造并連接你在 Web3 的世界)所言,Mirror 歡迎各種經濟關系在這里形成、運作。

  一個 Mirror 用戶,運用簡單的工具,能夠發起各種類型的眾籌,也可以在文章中直接插入 NFT 進行拍賣, 運用 Token 工具,也可以基于眾籌的項目分發代幣。這些實際上提供了 DAO 的基礎治理工具。分叉(Splits) 讓任何一個項目都可以有多位合作者,眾籌或打賞獲得的資金可以按照比例流入不同的錢包。

  眾籌、合作分潤、拍賣 NFT 這些概念或者玩法,都已經在 Web3 領域出現過。Mirror 讓它們成為可以調用、組合的工具,看起來為人們進入 Web3 世界提供了更方便的渠道。而 Web3 已經存在的項目,也陸續在 Mirror 建立官方頁面,比如 ENS、Gitcoin、Opensea……還有 optimism。不過,目前它們主要還是把 Mirror 簡單當作信息發布的平臺。

  Mirror 對于內容創作者的友好顯而易見。基礎的 Writing NFT,加上作為插件功能而存在的眾籌、分叉等功能,可以讓一個創作者便捷地和支持者建立起‘生產關系’。它也希望幫助記者、藝術家參與到 Web3 的活動中來。

  最先從加密貨幣發展起來的 Web3,經歷了金融項目的繁榮,目前還缺乏能讓更廣泛人群使用的產品。Mirror 正是在這一維度上進行某種嘗試。

  它鼓勵創作者在此協作,共同在線出版,拍賣內容獲得營收、按股份分潤。而當多個創作者自發協作出版,就自然形成了‘組織’的雛形;當這個自發形成的組織不是‘公司’,DAO 就是順理成章形態,它的版權、經濟關系都在項目最初由智能合約形成契約,并依此運行。

  這就是 Mirror 設想的 Media DAO,‘在未來,我們假設創作者可能是一個 DAO 的操作者,該 DAO 生成許多作品,每個作品都作為 NFT 生成,交易的持續收入回歸到 DAO。因此,DAO 的投資者可以期望獲得超過第一個 NFT 銷售額的利潤。’

  從算法到策展人,

  從創業團隊到 DAO

  在  Web2  世界,推薦算法是內容與受眾之間的橋梁。在  Mirror  搭建的  Web3  世界里,推薦算法消失,眾籌 / 內容如何與支持者尋找到彼此?這是一個等待探索的問題,Curator (策展人)  是一部分答案。

  Curator (策展人)  的概念來源于藝術商業。在展覽中,策展人承擔了挑選展品、設計呈現方式的工作,這個角色是藝術品和觀眾之間的銜接者,同時帶有創造性,以自己獨特的視角,來挖掘藝術品的價值。

  我們甚至可以將‘推薦算法’理解成 Web2 世界的‘策展人’。算法按照設定邏輯,將內容與受眾精準匹配,從而形成平臺的游戲規則。它本身是一個中心化的系統。在 Web3 世界的線上策展人,則是內容生產者和消費者之外的第三種角色。它也是多元的,可以是一個團隊的每周精選、某個人的推薦列表、甚至一個重新分發內容的網站。

  Mirror DAO 進行的好文精選,就是一種策展,只不過它依舊由 Mirror 的核心團隊來主持。團隊希望將這部分開放給更多人。Mirror DAO 的貢獻者之一 Shawn 說:社區里面有很多人提出的需求,都是 Mirror 團隊所回避的。他們認為應用層的需求,是交給社區來做的。這確實就是個創業機會。

  Mirror 真正希望的是去中心化、多樣性的策展。這也是內容生態上的創業空間所在。這些‘策展’通過特定的視角重新組合、分享、推薦,將內容進行二次篩選和分發,在傳播中影響內容的價值。目前已經出現一些團隊扮演這樣的角色。

  Mirror Weekly Review(Mirror 周報)目前就是一個團隊的產品,目前已經進行了34期。它由 MC DAO 運營,致力于精選、點評、傳播 Mirror.xyz 上高質量內容及創作者,幫助讀者快速了解 Mirror 平臺創作者的精彩觀點。

  除此之外,其它類型的‘策展’還有 Ask Mirror 這樣的搜索引擎,用來搜索在 Mirror 已經發布的內容;Bress.xyz 則是一個重新聚合、推送 Mirror 上內容的‘網站’(不過最終的目標是基于 Mirror 協議開發的去中心化社交平臺)。

  Mirror Weekly Review

Bress.xyzBress.xyz

  與 Web2 內容生產、分發、消費都在一個平臺上完成不同,有能力且愿意進入‘生態’的人有更大自主性。由于 Mirror 的大部分數據存儲于 Arweave 鏈上,想開發新功能的人可以自行訪問。Mirror 團隊也無需在早期介入,等到產品成熟,需要合作時,再邀請進入 Mirror DAO。

  目前 Mirror 尚未形成商業模式,不過已經通過 Mirror 上進行的 NFT 購買、眾籌活動獲得鏈上 2.5% 的分潤。可以想象,被鑄成 NFT 的內容在流通中被定義價值,當內容創作者、DAO 運營者、策展人等不同的角色越來越多,商業模式也會隨之發生并演化。

  Mirror 對于內容和藝術創作的熱情或許與創始人的經歷有關。

  創始人 Denis Nazarov 是專注加密貨幣與 Web3 領域基金 a16z crypto 前合伙人的。他也是一位開源社區經驗豐富的軟件工程師。不過他的編程主要靠自學,本科畢業于紐約大學攝影學,輔修媒體研究。聯合創始人兼 CTO Graeme Boy 畢業于格林內爾學院,獲文學學士學位。從大學期間開始,他擔任過多個項目的工程師。

  K.Erica 形容 Greame 在人文社科方面閱讀豐富,‘很難再去找到一個比他還要熱愛和理解內容創作價值的 CTO’。‘collect’被設置為 Mirror 上的核心行為之一,當用戶以付出一定加密資產的方式收集作品,他會出現在文章底部的收集者列表,他收集的內容,也會一起出現在個人頁面。

  這意味著,在‘打賞’同時,用戶也被標記為這篇內容所衍生的‘社交圖譜’的一個節點。在一篇闡述 collect 功能的文章中, Greame 寫道‘要成為一個認真的文化創造和評估的家園,Web3 可能需要促進的不僅僅是有效的經濟關系。’

  Mirror 的創始團隊已經得到了超過 1000 萬美元的種子輪融資,投資方有 Union Square Ventures(USV)、Andreessen Horowitz。不過 Mirror 的運作方式也呈現了‘創業團隊’與 DAO 之間的過渡形態。Mirror DAO 的組成分為普通成員(member) 與貢獻者(contributer)。目前核心貢獻者有 17 名,由他們主要負責 DAO 的運營,流程優化,和各種項目對接等工作。而 Mirror DAO 的大部分成員是 member,不參加日常工作,主要在討論治理和社區投票的時候才出現。

  對于這次 Mirror 的實踐,創始人 Denis Nazarov 將其形容為‘內容發表’與‘價值傳遞’的交叉地帶的實驗。前者已在 Web2 時代被內容平臺深刻改變過;隨著加密技術及金融實踐,價值流動擁有了新模式。當‘內容’被標志為 NFT,就進入了貨幣系統,圍繞它的行為,是否可以誕生新的有效商業模型?一切等待實踐。

   作者 | 凌梓郡  轉載自金色財經

海量資訊、精準解讀,盡在新浪財經APP

責任編輯:張靖笛

Web3 傳統媒體
人氣榜
跟牛人買牛股 入群討論
今日熱度
問股榜
立即問股
今日診股
產品入口: 新浪財經APP-股票-免費問股
產品入口: 新浪財經APP-股票-免費問股
產品入口: 新浪財經APP-股票-免費問股

APP專享直播

1/10

熱門推薦

收起
新浪財經公眾號
新浪財經公眾號

24小時滾動播報最新的財經資訊和視頻,更多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sinafinance)

7X24小時

  • 06-28 晨光電纜 834639 4.3
  • 06-28 科潤智控 834062 4.3
  • 06-28 中科環保 301175 --
  • 06-27 中亦科技 301208 46.06
  • 06-24 五洲醫療 301234 26.23
  • 產品入口: 新浪財經APP-股票-免費問股
    新浪首頁 語音播報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江苏省人民政府